9.jpg

下篇和上篇的發表日期差了將近一個月之久,哈~真覺得很丟臉啊~
(我是懶隋的作者)

完稿

先來說這個部份,因為要完成一張稿子其實沒這麼輕鬆。

你手上拿著數位筆在一個3*4吋的小板子上,來回不斷地塗啊畫的,有時候走到上色這種步驟,到最後會變成一種精神的消磨戰,簡單來說就是直覺化的動作。

 

草稿

1.jpg

線稿

2.jpg

上色

3.jpg

4.jpg

5.jpg

完稿

6.jpg

如果有看過日本電影「貓咪咕咕」,小泉今日子扮演的漫畫家,我相信很多圖文、漫畫工作者的生活就差不多是那個樣子。

一直一直坐在一張椅子上,面對桌上的紙張或電腦,目不轉睛地畫著。

要完成一張圖,尤其是到了以繪圖為職業的位置時,有時需要的不只是耐心,也需要耐力。

如果你問我什麼叫耐力,我忘了在那一本書上看到吉米說的,

「一天完成一張創作是基本的工作。」這就是耐力了,我想。

 

相信每個創作的人,應該都會面對到這一個問題吧。

 

再修正

挪亞方舟對我來說是第一本純綷用漫畫來表達一個故事的創作。

長篇漫畫故事的分鏡、對白節奏其實就是一門大學問,有時候你可能很會營造畫面的氣氛,但若是遇上故事接續時,有時候就要依賴編輯和其他人的意見。

第一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090818_Clone-of-68.jpg

第二張

Clone-of-090423_33_68-36.jpg

如上圖中挪亞方舟的人物,各位看出有什麼不同嗎?

聖經故事裡每個人物的關係、考據有時候就會是個問題,這位黑人女性本來我是希望閃、含、雅弗每個人討的老婆是各個種族都有的,不過顯然我沒認真看舊約的民數記,導致設定上,得從黑人變成「白人」(苦笑)

更多時候,會遇上已經花了很多時間的稿子,有些分鏡得重畫或修改。
人物的設定有時會從a變成b,髮型、用色往往會在最後一刻時,產生變化。

7.jpg 8.jpg

在夜深人靜的案桌前一邊抱怨一邊想著,然後一邊重新打開檔案修改著。

「真的是只能苦笑啊~」面臨這種修改,在無力感的情緒裡,除了會對出版社的編輯抱怨,更會對自已感到生氣。

 

面對美編

也許美編會有很多話想罵吧,顯然我把很多難題丟給美編了。(笑)

面對編輯

我的筆名從托比變成編輯口裡說的「拖筆」,難道這名字就是一種預言嗎?(笑)

 

封面設計

封面會對一本書產生很多的影響,比如說逛書店的讀者在陳列架上的第一印象。

有時,有些創意也許在自已腦中想像的畫面很美好,但實現起來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9.jpg

書完成後,我會有一段反抗期。

所謂的反抗期是,不去畫圖然後偶而翻閱已完成的作品,然後淨做做一些與創作無關的事情。

像看電影、逛街、看書、打球,把先前創作時所捨棄的享受先安排一小段時間來放鬆。簡單來說,感覺就像是電池用光的狀態下,在找充電器的插頭吧。

有人說,完成一本書像生完自已的心血那樣,創作後的休息(擺爛)也許像一個女人在生完孩子後,要做月子的情況吧。(笑)

 

「還想不想再生一個小孩呢?」

我的答案是肯定的,創作也許需要耐心、耐力。

但持續的熱情更是燃燒的動力,若沒有創意時就向無窮盡的上帝求救,也許半夜就會突然醒來就瘋狂地拿起筆畫下令自已感動的畫面。

 

生命總是有很多殘缺的地方,能用各種形式去完成一個創作是件幸福的事。

對我來說,是用畫畫來補足,朋友,你們呢?

 

最後,「挪亞方舟」這本創作,是源於上帝的,榮耀在祂而非在我。

希望看這書的同時,可以帶來一些不同的感受(信仰或快樂)。

 

祝各位週末平安、快樂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TOBY托比漫畫日記

托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