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0355  

阿公火化了,近二天來的被台灣獨有的喪禮文化給洗的頭還有些昏。

想起二年前看的父後七日,故事裡的每個片段,看來好笑,真要到自己去走時,還真是笑不出來。
說真的,這些規矩是誰發明出來的,連我臨走前手上硬被塞上了一把所謂的手尾錢,聽說會錢咬錢,子孫的我們會因為這樣發大財。
阿公要推進火化的爐前,師公帶著大家喊的口號,仍然是要升官發財買大樓的主題說個不停。
「錢錢錢錢錢錢錢」
西索米樂隊帶領著大家繞境一圈,天空微雨,所有的交通通通不通,偶而掉音剌叭,姑姑們的哭聲,師公的鈴聲。
我對這個阿公已經陌生到了極點,走到最後一刻,我對他的記憶卻建立在」混亂」裡頭,覺得可悲卻也哀傷。

據母親的口述,我三歲前幾乎在瑞芳渡過,一直到四歲後才到台北,我依稀記得鄉下老家門前養的火雞比我高,牠看見我會追著我跑,老家的後方是一大片山林,我不曾上過任何才藝,但山裡的樹林鳥獸卻教會了我一切,九份山城的樓梯,石牆旁的青苔和空氣裡微溼帶熏媒味的瑞芳。
雖然,我擁有的生活條件也許比任何人都少,但我得到的堅強卻比任何人都多。

這場喪禮,讓我最感傷是人也有景,回到幼兒熟悉時曾經喧鬧的樓台,現成了斷壁殘垣,

身在故鄉,所有的記憶都回來了,但記憶的人去了大半,景物也移了大半。
走在山城的階梯上,而戀戀風塵的畫面卻熏的我淚流不止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TOBY托比漫畫日記

托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