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by-comic-a-1

今天要來分享動物明星秀-箭毒蛙創作背後的故事

這是2011年10月24號接到的一個書籍插畫專案,一直到年前完成,斷斷續續總共花去四個月的時間。

我的草稿和線稿差異不大,從高中開始就比較喜歡乾淨的線條,但這和處女座的性格無關。

回想高中時代,和鄰近一堆繪畫天才的同學比較過,我這種一筆到底,是個人創作的特色。

也是我唯一的成就。

 

toby-comic-a-2

簡單打上底色,再簡單刷淡顏色,把概略的明暗層次刷出來。

我寫的很簡單……

托比簡略地講,這也不過就是我腦中想像地,把燈光就架設在左上方而已。

請花點時間想像一下,其實很快就能刷出明暗的。(笑)

toby-comic-a-3

第二層色,主要是針對背景的石頭和葉子。

世上沒有一顆在森林的石頭,長像會是純灰色的,所以我再刷上淡淡的綠,讓底色的灰多一點不同顏色層次出來。

一樣地,把空間的高低表現出來。(同樣又是明暗的處理)

toby-comic-a-4

把草加上,但不打算花更多力氣在草和石頭的細部,

畢竟主角是蛙,而不是其它。(笑)

毒蛙的上色,依舊是明暗的加強,讓他看起來是真實站在石頭的感覺。

toby-comic-a-5

再多一點明暗的細部,再給毒蛙一點強烈的個性。

黃色和黑色的強烈,托比腦中正想像著一個功力高強的忍者,動作乾淨俐落的姿態。

石頭用淺咖啡色帶出石頭一層一層的味道,同時也加些陰影。

 toby-comic-a-6

轉到photoshop,合上潑灑的筆刷,然它看起來像起霧一樣,

把下方的顏色筆觸,做一個自然的結束。

toby-comic-a-7  

最後,畫面的上方也來一份,

然後就能讓看的人,集中視野在箭毒蛙身上。

這個就像攝影一樣,有所謂的景深。

畫面的構成用點小小心機,可以得到大大的效果。

也會增加耐看度。

 

 

托比碎碎唸:

靠畫插畫生活不容易,不論是在台灣還是在世界那一個國家。

有沒有名?

出了多少書?

年紀?

耐心?

價格?

台灣比較討厭一點的,就是一直一直砍價格,砍到見血見骨還嫌太貴。

不過,似乎每個成名的插畫家都得走過這條滿佈石頭的天堂路,才得能到強大的創作心臟和微小的成名機會。

托比小時候也這麼傻傻做這種夢,做一個漫畫家,一輩子就這麼一直畫下去,

什麼也不想,也不用多想。

許久以前的托比,不會講話也不會做人,只會畫畫,悶著頭畫、低著頭畫、走到那手邊隨時就拿著速寫本畫。

像個偏執狂一樣,把紙和筆視為是身體一部份的器官。

 

懶得和人有連繫,也不想有什麼關係的牽扯,只管畫自已的,也不用費心什麼。

 

多年後,網路的部落格改變了創作者的舞台,同樣地,諸多的部落格也改變了世界。

讓我這個不擅語言的人,有機會秀出自已,有機會創作。

 

我繞了人生好多個圈圈,經歷許多難以言喻的感受。

繞啊繞的,創作時痛並快樂著。

 

窮困過。

富足過。

自滿過。

沉默過。

 

然後當我變成一個理智的設計工作者時,成了一個商人時,成了一個忙碌的人時。

好像失去了,畫畫這般單純的動力。

 

我曾在年輕時,盡情地浪費時間在電動和繪畫上,

盡做些在大人眼裡毫無長進的事情,

任性沉迷在自已的畫畫世界裡。

一筆一筆畫著一張又一張的塗鴉,

此刻聽著-福原希己江-唱的おいしいうた

頓時讓好久沒寫字說話的筆,又開始動了起來。

 

我喜歡深夜食堂這日劇的背景曲,

那自言自語的唱調,

一如我不愛喧鬧、複雜的世界一樣。

用一把吉它、一張自在的嘴,就能和托出萬轉千迴的畫面。

 

我知道畫畫不容易發達,

但希望自已還保有少年時拿著畫筆的熱情。

能用一張紙一支筆,畫出想像的美好世界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TOBY托比漫畫日記

托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