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1103-發呆  

小時候,每次遇到很煩惱的問題時就會雙臂緊緊地蹲坐在河堤上,感覺是一個很老成的習慣,至少是對一個小孩子來說。
我學會說話很晚,一直到三歲才會開口叫爸爸媽媽,在此之前,我一直被冠上「也許會是個白痴」也說不一定的孩子,所以我的童年,大多是很少講話的童年。也因為這樣,畫畫讓我有個出口。
一直到現在,畫畫仍是我暫時解脫困難的地方。

托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